【教師如何與經歷離婚變化的家庭合作】

原設計者:彰化師大國文系90級陳富柔、黃嘉敏、英文系90級陳丞英

一、 前言

隨著社會型態的轉變,現今離婚率已有陸續增加的趨勢,根據報導指出,台灣自從90年代統計,每四對有一對婚姻會以離婚收場,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所以在往後的教學上,班上一定不免會有單親家庭的孩子,身為老師的我們,應該如何給予孩子與家庭適當的協助,是十分重要的課題。然而離婚對孩子的破壞性幾乎總是大過父母的,在經歷離婚家庭的孩子通常會特別敏感和易受傷害。在大部分的危機狀況,像是地震、火災或水災時,父母會本能地抓緊孩子,先保護他們的安全,然而在離婚時,父母總是先想到自己,而忽略孩子的感受,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大人的問題上。父親和母親可能解決了生活危機這件事之後,再繼續地過下去,但對孩子而言,離婚不是一件事,而是一個永久存在的生活經驗。所以這時老師便應該適時給予協助,首先要清楚學生可能會有異常行為出現,學齡兒童可能會表現悲傷和失望的神情、上課無法專心、害怕和恐懼、生氣、孤獨,以及對學校相關工作無法投入;在班級上課時會有緊張、退縮和情緒化、缺乏意志、身體的抗議,以及表現過度的行為。

我們這組討論的課題並非針對學生從小就處於單親家庭中長大,而是把單親家庭的範圍縮小,是討論正處於面臨父母離婚的學生,老師該如何幫助他適應此過度期。以下是案例:

高老師最近注意到她班上的一個小孩有一些令人困擾的行為。他非常不受約束,幾乎是叛逆地破壞群體的規矩,並且對其他的孩童做出攻擊的行為。而她對於平常看到他靜默悲傷時,也感到很困擾。她知道他的父母最近終於離婚了,而她想知道在這個改變的時候,她該做些什麼去幫助這個家庭。

二、對學生的協助

(一)在課堂上與孩子相處

一個因混亂而過度負荷的家庭,會因家庭之外的老師和他人之瞭解和支持而有很大的幫助。因為老師能夠在課堂之中幫助孩子,並且以各種方式提供資訊和支持性的指引給父母。

(一)維持有組織的環境

生活在改變狀態中的孩子,試著去維持一個相當有組織而可預料的環境對他是有幫助的。當孩子的教室世界穩定時,可提供他一些確定感。維持他熟悉的活動和例行的時間表,將會減低一些正在改變中的家庭所帶來的負面影響。當孩子知覺到他的基本生理和情感需求都能被滿足時,就比較有安全感。一致的期待可展現出環境的穩定性,老師堅定而和緩地維持限制,則會使孩子在這不確定的時期中擁有一些些地確定感。

譬如「我知道你今天很傷心,但我們真的必須在吃點心之前把玩具收拾好。要我幫你嗎,還是你認為你可以自已做好它?」

(二)鼓勵情感的表達

老師為了解孩子特殊需求,可以藉由觀察和傾聽他們在學校的言行,而不是自己去假定問題。老師可以讓孩子經由開放的討論表達其內心深處的感情,並且去瞭解和接受孩子的反應。

有時運用積極傾聽技巧的老師以同理心去傾聽,可幫助孩子釋放許多潛藏於內心的感覺。

老師也可以提供一些課堂活動和實物,讓他們透過感覺而擁有可接受的機會,黏土、水和沙的遊戲、畫圖、家庭人物和布偶的戲劇遊戲,以及有關各種家庭型態的書籍都會有所幫助。

老師可以觸摸、擁抱、微笑來具體証明孩子是被人所愛的,但必須要小心不要讓孩子變得太依賴他們。

老師可能會發現有些孩子在了解家庭的改變情況上,是需要額外的幫助,那些來自於家庭之重複、清楚的補充資料說明可能是合適的。老師必須提醒父母,他們需要資料是因為他們能夠幫助孩子,而不是因為他們好奇。老師若在以前就已建立了關懷的關係,父母會較自在地與其分享資訊。

譬如「陳太太,我知道對你們及所有人,這是個混亂的時候,但如果讓孩子知道事實,他們便能夠去瞭解,那對於孩子去習慣改變是有幫助的。如果你讓我知你是如何跟她解釋情況的,我可以在她提起時,對她做一些補充說明。」

(三)鼓勵接受

老師可以引導小孩去接受他們已改變的家庭結構。在言語和行動上,老師要表達他們對每個家庭的尊重,強調每個家庭都是多麼的獨特,只表現出傳統家庭族群的書籍和照片是沒有幫助的。老師要避免讓整個團體進行一些會讓某些小孩感到不舒服的活動,像是製作父親卡或禮物。如果這只是活動計畫中幾種選擇之一的話,孩子就可以選擇要參與或不要。

(四)注意群體的反應

老師可能會發現群體中的其他孩子也會慢慢地焦慮他們自己的父母親離婚或離開。最好是提醒孩子,所有的家庭都是不同的;當大人有問題時他們仍然會照顧並愛他們的孩子。而老師也必須去告訴家長他們的孩子正在擔心的事。

二、與父母們合作

當老師知道了父母可能的情緒反應後,老師們將比較能夠理解家長那些令人疑惑的行為。

「老實說,我不瞭解那個女人,每次我問及Danny在家時如何,像是否他在家堣]很難入睡,她總改變話題。難道她甚至連關心一下她自已的兒子也嫌煩嗎?」

由於感覺到罪惡和孤立,父母在被問到有關孩子日常生活的問題時,可能會規避或對老師有敵意。父母常常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認為他們自己表現關心對於老師和他們的孩子是沒用的。老師必須常常提醒自己,這並不表示家長對學校和孩子的情況沒有興趣。

當老師知道了父母的情緒狀況後,他們就比較不會對父母的行為感到生氣,或認為家長不在乎他們孩子的問題。

(一)使父母們放心

同情家長的情況並試著表達關心的老師,會鼓勵父母對他們的孩子採取一些有幫助的行動。老師可以提醒父母,開放而誠實地討論大人和小孩的感覺,對於親子間的關係有所助益; 而把離婚的事實以及新生活的情況說明清楚也是有幫助的。老師可以向父母說明,新生活需要大量的時間讓家人去適應。給予有關離婚過程和正向結果之資料,可能有助於減輕父母的罪惡感。老師也可以提供有關離婚的書給孩子和大人。

(二)減輕要求

當老師對家長有些額外的要求時,要特別注意所要求的事是否合理。要求有壓力的單親父母「明天帶一些餅乾來」或「送一盒新的蠟筆」,可能在時間和預算上都會對家長形成一種新的壓力。

(三)注意法定的協議

老師應該知道父母之間有關孩子照顧的法定和非正式協議。老師只能讓有權的人接走他,這是很重要的。由父母和法院同意之共同監護是最新的方式,可以減少孩子的損失。共享親職責任會影響到男性和女性在工作場所和家庭生活角色的互換性。老師必須確定他們和共同監護協議的父母雙方都有相等的連繫,而不是不自覺地給予一方較多的注意或資訊。例如,共同監護協議的父母雙方可能都希望能安排聯合或個別的老師與家長的會面。父母雙方應該都被邀請參加聖誕舞會,而由一方代表或二者都參加則端視父母自己的決定。

(四)告知可利用的社會資源

老師應該告知父母一些能夠在壓力時期幫助家庭的社會資源。很重要的一點是,老師要記得他們的專業是在於學生身上。主要照顧和關懷孩子的還是家庭,老師在這個環節中的角色是去提供情緒支持、資訊,以及接受傾聽的耳朵。當父母需要專業諮詢以解決他們的問題時,老師應該提供家長合適的社會機構。許多社區都有家庭與孩子服務機構,堶惘釵X格的家庭治療和諮詢員,聯合勸募協會(United Way Agencies)可提供這些資訊。老師應該要熟悉在社會中有那些可供家長參考的合適機構。老師也應該提供父母一些可幫助家庭解決嚴重經濟壓力的機構。

另一個有幫助的組織可提供孤立的父母和孩子心理支持和社交機會。有個例子是「單親父母」(Parents Without Partners),它是一個由超過二十萬名全職或兼職單親父母所組成的國際組織,擁有許多地方分會,可提供社交機會給單親父母和他們的孩子,以及給予單親父母教育及支援。許多教堂也提供類似的計畫。父母可能也會有興趣知道社區中也有「大姊姊和大哥哥」(Big Brothers and Sisters)組織,也提供單親家庭的孩子有機會去與他有喜歡的成人建立關係,以補足他在家庭中可能失去的關係。

老師應該要知道相關的特定社會資源,並且準備好相關的資料以供需要時使用。在與經歷離婚的家庭相處時,老師必須要注意到他們自己的態度、價值觀和情緒反應。這些個人觀點會影響到老師對父母和孩子的態度,並且可能使得老師去預想比實際還多的問題行為。真正有幫助的老師不會負面地將過失歸咎給家庭或是評判家長。

參考書目:

Gestwicki, Carol (1995). 邱書璇譯。親職教育 家庭、學校和社區關係。台北:揚智文化,愛彌兒叢書6。


上一頁

 

•欣賞舊首頁•網站主持:彰化師大輔導與諮商學系副教授王智弘 •網頁製作:TCNET資訊服務團隊 •網頁設計:陳詩佳